载入中…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书画展览网-人民书画 >> 书 画 家 >> 国画家 >> 书画家正文
书画家搜索
 王阔海
 谢举贤
 梁峰
 张连仲
 王挥春
 薛雄
 户永寿
 张剑华
 田殿英
 太康
 杜彤
 张华
 刘泰岐
 李峰
 梁利民
 周之洋
 潘月良
 陈幼白
 吴平
 吴冠中
 范曾
 吴东魁
 谭演湘
 朱戊扬
 刘明亮
 孙兆武
 闫红岩
 赵照
 李辛儒
 王本杰
 郑瑰玺
 范惠
 思秦
 黎文
 张虹宾
 王莹
 刘由国
 杨忠华
 孟世强
 陶子游
 王奇寅
 潘绍棠
 郭有河
 胡志刚
 徐国华
 韦世尧
 杨访
 朱法鹏
 邵立春
 刘连河
 张文祥
 林民恩
 楼启明
 张明生
 郭光君
 孙雨田
 胡嘉梁
 雷晓宁
 陶将
 丁清莲
 陈永利
 史惠芳
 方耀
 李艾平
 陈毓生
 陈桂荣
 辜广生
 郭有河
 罗艺
 曾先国
 罗丽艳
 李宪章
 王晓峰
 李方永
 颜景顺
 宋新江
 犁夫
 冯建国
 王华
 马兴国
 
[组图]王西京       ★★★★★
王西京的国画艺术
作者:王西京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9452 更新时间:2010-12-1 20:51:57

 


  王西京简介

  

  王西京,1946年8月生于陕西西安,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陕西省文联副主席、陕西美术家协会主席、陕西省政协常委、西安中国画院院长、西安美术家协会主席,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艺术学院名誉院长、教授,兼任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西北大学、云南大学、西安美术学院教授,第九届、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一级美术师,被国务院授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荣获“中国时代先锋人物”、“第四届中国改革十大最具影响力新锐人物”、“陕西省红旗人物”、“陕西省行业领军人物”、“陕西省优秀共产党专家”、“劳动模范”等光荣称号。
  四十多年来,他曾在国内外报刊、杂志发表作品五千余幅,先后出版作品集、论文集等60余种。
曾先后在新加坡、马来西亚、日本、英国、法国、泰国、韩国及香港、台湾、澳门、深圳、大连、北京、广州、郑州、合肥等国家和地区及城市成功地举办画展三十多次,被新加坡南洋美术学院、马来西亚艺术学院、泰国东方书院聘为客座教授。
王西京在2000年荣获日本政府“国际阿卡得密奖”和“教育文化勋章”;2002年荣获汉城国际书画大展“国际贡献奖”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奥林匹克运动”特奥金质奖;2003年获日、中、韩“国际美术节大展”金奖和“中国北京国际美术节”特等奖;2005年获“法国国际美术沙龙展”特别奖,是我国在海内外享有盛誉的艺术家。


       写出民族之魂

       ——读王西京《黄河揽胜》

                         文/龚正向

  黄河,大自然的神奇之作,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养育着一个伟大民族的生命意志和文化精神,见证着几千年中华文明的行进历程,也承载着炎黄子孙的无尽膜拜、感恩和眷恋。对于西部文化乃至中国文化,对于所有中国人,黄河,永远是让人心潮澎湃的主题。
  九月中旬,陕西省美协主席、西安中国画院院长王西京先生的巨幅力作《黄河揽胜》在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安装完毕,进入公众视野,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这无疑是陕西文化界的一大盛事。作为文化事件,《黄河揽胜》的面世,其意义是丰富深远的,有待多方面探讨。本文只就画作的艺术和美学内涵,结合对王西京艺术的理解,谈谈自己的感受。
  在一般人眼里,王西京先生以历史人物题材闻名于世。然而,对王西京艺术了解较多的人,一致认为,他具有一种穿透历史纷繁复杂的细节,抵达其文化本源的洞察力和表现力。王西京的历史人物,从不局限于人物或题材本身,而是以个性的方式写出人物和题材的共性内涵,也就是文化内涵。作画的过程,也是主体自身追索和寻觅的过程,因而,他的历史感悟始终以文化为灵魂、为核心,深切而动人。历时三月之久的《黄河揽胜》,是这种追寻的又一次经典表述。
  《黄河揽胜》的诞生,不仅使各界人士极为震撼,也使众多熟悉王西京艺术的观众在震撼之余,感到迷惑和难以置信。一个杰出的人物画家,何以能在三个月时间完成以黄河为主题,超迈古人的壮美画卷?如果我们追溯一下王西京的几幅重要作品,就可以发现,黄河主题,是画家几十年来心念所系,心存敬畏而未能充分表述的宏大主题。1981年的《魏武观海》中浩瀚轰鸣的大海,也许是大河意象的雏形。1989年的《黄河之水天上来》,给人以无比壮观的冲击感。2004年的《春潮》则以更大的尺幅、更强的写实性展现出汹涌而无垠的海景。海景的象征意义是丰富的,风起云涌的时代浪潮、生生不息的民族生命、领袖人物的广阔襟怀,都融入在大海的礼赞中。王西京显然是具有河海情怀的人,唯有这样的激情气质,才可能完成《黄河揽胜》。宽二十米、高十米的巨幅力作《黄河揽胜》,几乎是对山水画体量极限的挑战,超越了中国历史上所有著名的长卷和巨制: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石鲁的《山区修梯田》、傅抱石和关山月合作的《江山如此多娇》所创造的体量之美,在王西京艺术体系中得以超越和刷新。体量巨大,是很多雄伟的自然和人文景观的共同特征,埃及的金字塔、希腊的巴特农神庙、我国的长城和兵马俑,无不如此。在审美意义上,体量巨大往往伴随着崇高感,而黄河之美,正是崇高美的一种完美体现。由此可知,《黄河揽胜》对体量的强调,既是主题的内在要求,也反映着画家对主题的深刻把握。
  《黄河揽胜》的创作历时三月,所谓三个月,基本上是操作层面上的时间统计。作品体量巨大(连浪涛飞溅起的水珠,都有拳头那么大),使画家在创作中经受了外人难以想象的艰辛。站在二百平米的空白画布上,一片混沌,让人有茫然无所适从的感觉。创作过程中,如果要较好的审视全局,画家要从六层楼那么高的高度俯视,而这个时候,又难看到具体效果和细节,只能诉诸想象和记忆。通常意义上的视知觉,在这种情况下,是无法把握全局的,即使对于王西京这样有几十年创作经验的大画家,这种巨幅创作也是对才情和毅力的一种严峻考验。三个月里,每天辛勤劳作八到十二小时,疲惫不堪、浑身酸痛,年纪轻轻的工作人员都觉得吃不消,对于年过花甲的画家来说,这种强度几乎可以说是可怕的。
  “大”是中国古代美学对崇高、伟美的一种描述。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孟子说,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真正意义上的大,不只来源于大的尺幅,更来源于宏大的气势和内涵。对巨大体量的掌控,要求有精湛的技法,更要求有博大的胸怀和充沛的情感。技法掌控与内在情感的高度统一,是创生雄浑崇高之美的前提。只有大的尺幅而无充盈的气势,会让人觉得呆板、牵强、了无生气。《黄河揽胜》掌控大格局的冷静和准确无疑是令人惊叹的,王西京又一次表现出超绝的激情和创造力,昭示着当代美术创作的无限前景。
  与画家其他作品相比,采用丙烯颜料,也是《黄河揽胜》的显著特色。1918年,徐悲鸿曾经指出中国画的工具材料对艺术家创造才能的制约,“中国之物质不能尽术尽意”。作为改革中国画的先驱之一,徐悲鸿是从中西美术比较的角度来看待中国画的物质材料的。其实,就材料本身而言,每种材料各有其优势和局限性。王西京采用丙烯材料,出于多种因素的考虑。丙烯材料的浓厚、鲜润和多彩,可以创造出水墨和国画色无法达到的写实效果,更利于大体量作品的创作,也更利于黄河主题和意象的充分表达。当然,丙烯颜料有利于作品的永久保存,也是原因之一。
  在保留传统规范和意蕴的前提下,推进中国画的现代性探索,是王西京多年努力的一个重要方向。这种探索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表现在这一时期的一系列作品中,如《魏武观海》(1981)、《阿Q画押》(1982)、《远去的足音》(1984)、《坐到黄昏人悄悄》、《蒲松龄》、《赏月图》(1989)等等。在此基础上,结合画家九十年代至今的众多作品进行分析,可以看出,王西京的现代性探索大致表现出三个方面的特征:表达现代情感、强调视觉冲击和寻觅崇高之美。不可思议的是,在进行这一系列探索并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时,画家并未背离传统中国画的审美标准,在很多人眼里,这几乎是无法实现的。可以看到,《黄河揽胜》在很多方面,延续了画家的这种探索。
  巨大的体量、高度的真实感、凝重而飞动的气势,使《黄河揽胜》呈现出壮阔瑰丽的视觉之美。如果说在以往众多作品中,王西京对崇高境界的表现由于多层面的艺术追求受到了一定牵制,在这幅巨作中,画家获得了充分的表达自由,崇高之美的显现,几乎摆脱一切束缚,达到了动人心魄的程度。雄浑壮美的飞瀑,挟裹着雷霆万钧之力自天而来,发出令人晕眩的轰鸣。水雾浪涛,在一个永恒的瞬间形成云烟幻渺的胜景。这种美是无比真切的,是震撼人心的,既是黄河的魂魄,也是中华民族的魂魄。画家梦寐以求的史诗性,终于在力与美的共生中得以出现。
  当代中国画创作中,宏大主题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也遇到了一些棘手的问题。写实与写意的关系即是其一。强化对象的真实感,也许会削弱主题的内涵和作品的气韵;重视主观阐释往往又导致远离对象的真实,都会影响主题的表达和画作的感染力。王西京有丰富的主题性创作经验,对此有深刻体会。《黄河揽胜》在这方面的处理,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通过局部和细节的写意来实现高度的写实感,是王西京的一贯方式。这种方式对于《黄河揽胜》来说,最为恰切,景观的美与内涵的美以一种自然的方式融为一体,浑成、大气,绝无雕琢堆垛之感,标志着画家对写实与写意关系的处理达到了新的高度,也体现出画家对自我风格的进一步深化和醇化。
  《黄河揽胜》的写意特色是不应该被忽视的。丙烯材料的采用,大幅度提升了画作的真实感,同时也使写意获得一种新的空间。王西京认为,中国画的写意,是对技法风格的描述,也是对创作态度的描述。在描述创作态度时,“写意”与“诗言志”在很大程度上是相通的,所以写意并不是水墨的专利。以写意的方式运用丙烯材料,笔触和肌理呈现出鲜明的笔墨趣味,使《黄河揽胜》依然属于中国画范畴,但又具有油画的质感、冲击力和色彩之美。画家正是以这种“写实的写意”向我们展现着黄河冲决一切的伟力,展现着民族精神的雄健和充实、也展现着民族历史的壮阔波澜。
  表面上看,《黄河揽胜》在题材、画科、材料等方面与画家以往的作品不同,是有着高度景观真实感的山水画,但其态度依然是写意的,内涵依然是文化的、历史的,凝结着画家对民族文化与历史的深邃观照和激情表述,而且主题本身以及画家对主题的深刻把握,使这一表述更为直接、纯粹和自由。历史与文化的观照往往呈现出一种共性,因之而产生的精神启迪和情感冲击也带有共性的特质。这在很大程度上遮蔽了我们对王西京艺术个性的真切了解,其实,就《黄河揽胜》而言,若无贯通中西的视野和魄力、深沉、强烈的内在需求、纵心独往的艺术探索,内涵的表达是无法实现的。很多人在感动于画作内涵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忽略了内涵表现的个性方式。这对于王西京艺术的研究是不利的,但这种感染力本身已经说明画家的艺术高度。仰望这幅巨作,人的精神世界沐浴在黄河飞瀑的恢弘和强劲之中,融入一种忘我之美。黄河之力的映照,使个体生命感到自身的有限和渺小,又领悟着自身的伟大和永恒。史诗之壮丽、交响乐之雄浑和自然之大美交汇交融,生成一种澡雪精神的神奇力量,让人觉得自我灵魂与黄河的美、与黄河所象征的民族精神,是如此的血脉相连,无法割舍。因而,读《黄河揽胜》,感动我们的绝不只是画家的才华和心血,更有画家寓于其中的,对祖国和人民的深挚情感。
  自我表现与纯艺术追求是当代美术创作的一大趋势。这种趋势的合理性当然是毋庸置疑的,有利于主体的解放,也有利于避免艺术自身的异化。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当自我在艺术表现中被绝对化而高于一切时,艺术的外延往往急剧缩小;审美功能极致化的代价,可能是社会功能的后退或缺席。因而,过于强调艺术的形式与审美层面,而忽视其与社会人生的实际关联,忽视主体情感与人生感悟的艺术性表达,也会从另一端削弱艺术的力量。从这个角度来看,《黄河揽胜》鲜明的人民性,在很大程度上也决定了作品的经典性,构成了艺术美之外,画作凝聚力和牵引力的另一源泉。








 

书画家录入:zhangchunsheng    责任编辑:wang 
  • 上一位书画家:

  • 下一位书画家: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声明:本站所刊登的艺术作品版权一律归作者本人所有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民14楼1门101室 邮编:100026
    服务电话:010-65083879  投稿邮件:mymmr@163.com 客服OIC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备案号:蜀ICP备13007192号-1

    www.cnxzqxx.com www.sz-djcLean.com www.hhcboy.com www.cq6905yy.com www.bjzjcL.com www.huangshanabc.com www.fyxhsys.com www.sydipingqi.com www.xinshidaijiaju.com www.sh-aurora.net www.yj888.net www.hbchangLe.com www.hzmxx.com www.yujingmiaopu.com www.shhqwL.com www.ksqh168.com www.hbzugouji.com www.shwubo.com www.fsnybxg.com www.0755yuesao.com